当前位置:老车工情感暧昧期后怎么缓解尴尬(暧昧中的尴尬依然温情满满)
暧昧期后怎么缓解尴尬(暧昧中的尴尬依然温情满满)
2023-01-22

雨后天晴,尽管一路泥泞而来,终于找到了可以落脚的客栈,大人外负刀伤,内中剧毒,又遭遇暴雨的侵袭,大人太需要休养一下了。

冒雨前行,让体内的毒素随着血液的循环更加快速的扩展至身体的各个角落,服下紫焱,大人静心调息。

今夏为大人找来干净的衣服,不动声色的坐下,暂时不知道能为大人做些什么,但却可以寸步不离的守着他,在他需要时,她随时都在。

只见大人突然面色异常,眉心紧皱,抿紧的双唇似想把喷薄而发的痛苦挡于体内。

无耐,努力的克制毫无用处,胸中剧痛,伸手刚刚按在痛处,一口鲜血便汹涌而出。

见此状况,今夏迅速来到床边,询问大人情况,轻扶着大人的手,希望可以给他更多的支持。

大人据实以告,服用紫焱没有任疗效,不仅如此还起到了反作用,加剧了体内毒素的蔓延。

今夏不由得收回扶在大人手上的手,一时间,自己心中又没有了底,心仿佛漏跳了一拍,这毒的确太厉害。

想那紫焱,特供给锦衣卫的朝廷御药,自己在一夜林中瘴气之毒时,也亲身体验过,今日不求能解毒,只求可以暂缓毒发,或者减轻一些就好,结果,却事与愿违!

只听大人说,尝试把毒压制下去,她稍稍回了回神,嗯!只要能够减缓毒素在身内的游走,便可为找到医仙争取时间。

今夏起身立于床边,生怕打扰到大人,留他静心调息。只是眉心的微蹙却难以舒展。

看着努力运功压制毒素的大人,今夏在床边不停地走来走去,却怎样也甩不掉心中的那些焦灼不安。

见大人神色微微转常,便又坐回桌边,静静地守护着他。

时间流逝,大人也未见异常,疲乏之意徐徐吞没了清醒的意识,从雨中山路一路走来,她也早已精疲力尽,只是心中紧紧绷着的那根弦让她一刻都不敢放松,但此刻客房中的寂静无声,终于让她难挡困意,不经意间打了个盹。

猛然惊醒,发现大人似乎运功完毕,神态自若,呼吸调匀。

轻轻走近大人,轻唤着大人,手掌在大人面前轻轻挥动,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大人的反应。

眼神微微下移,发现大人不仅满面汗滴,连领口脖颈处也都被汗水淌过,想必已是全身湿透。

大人中了毒,淋了雨,此刻又汗出如水,怕他再因此着了凉,拧了把毛巾,想要帮他把汗水一一擦去。

轻轻的、温柔的拭去大人面部的汗珠,轻柔到是今夏从来都没有过的动作。

擦完脸颊,动作移至脖颈处,擦着擦着,手顿时僵硬在那里。

看看大人露出的脖颈,再抬眸看看大人,不知自己犹疑什么,可手与心就在那里僵持着。

心里想为大人擦汗,手却动弹不得;手跃跃欲试向前伸了那么一点点,却又被心给叫停。

抿了抿双唇,下了极大的决心,把左手放在大人领口处,才那么轻轻碰了一下,再一次静止在那里。

颔首低眉闭眼,一声对自己都很无语的“呀~~”是那样的轻,却又是那样的百转千回。

无可奈何地生着自己的气,不再看着大人有些病态,但却依然英俊的脸庞,回身坐正,眉头轻皱,眼神放空。

原本自然而然的事情,怎么到了大人这里,自己就无故纠结起来了。

想当初官船之上落水后,大杨还帮自己换了衣服,虽然当时昏迷不醒,可醒后大杨的一句闭眼换的,自己就不再纠结了;

后来谢霄受伤,今夏还满不在乎的吓唬谢霄,让他把裤子脱掉,虽然谢霄当时扭怩未脱,可前腹后腰的伤都被今夏摸了个遍呢?

可是对大人,不知从何时起,心中越想把大人照顾好,守护好,肢体上却越怕亵渎了大人,好像稍微亲近一些大人,都仿佛是自己占了大人的便宜似的。

担任公职这么多年,这样类似的场面又不是没见过,自己都弄不清自己为何如此矛盾。

对自己责备不已,摇头摆发,仿佛可以把自己那些杂乱的想法、纠结的情绪一甩而去,把自己的女孩羞涩心理归结为忸怩作态,甚是不满自己的行为,可她哪里知道这正是小姑娘面对心怡之人的正常心态。

犹犹豫豫之中,还担心着大人因此而着凉可怎么办,比起大人的身体状况,自己的各种想法仿佛不值一提。

坚决不能让已经中毒的大人再面临雪上加霜的状况,这个想法果然说服了自己。

摒弃杂念,转身、伸手、拉开衣领,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。

可当看到那触目惊心的鲜红时,今夏还是呆怔在那里,新伤旧痕,真的不可想像大人经历过多少次的命悬一线,也不知大人是如何独自挺过的。

黛眉沉压双目,满目心疼,思绪万千,看着那伤宛若看到了大人行走于刀尖上的光阴。

轻轻地擦着,没有了方才的纠结与害羞,只因心疼已侵满了她的心、她的脑、她的眼。

汗滴渗出皮肤,慢慢已没了温度,温热的毛巾轻柔地在胸口游移,冰冷世界中游走的大人怎会不迷恋这样的温暖?没有享受温暖的美好,可能不会奢望,只是享受了这样的温暖,便再也舍不得它离开,生怕这样的温暖会突然离去似的,大人突然伸手抓住。

今夏被大人突然的举动吓得一怔,睁大的双眼里满是惊慌,惟恐大人不喜欢这样的举动,生怕自己冒犯了大人……

大人缓缓睁开了双眼,没有初醒的迷蒙,清明而幽深,像一泓藏于谷底的清泉,毫不避讳的与今夏对视着。

今夏只觉得脑中“轰”的一下,有短暂的空白,大人不言不语,不催不动,等今夏徐徐缓过神来,看到的正是大人似笑非笑的容颜和眼中无可置疑的认真。

今夏慌乱地低眉垂首,身体后移,左手想要推开大人握着她的手的手,右手想要趁机缩回,怎奈大人稳稳地抓着今夏,她无处可逃。

避无可避,今夏只好开口向大人解释清楚,她无意占大人的便宜,只是担心大人的身体状态而已,不敢触碰大人的眼睛,显得自己的解释是那么的苍白无力。

大人单眉轻挑,眼中满是戏谑的神色,如此这般的关心我,却还是一副心虚不已的样子,她的慌乱、害羞、紧张,此刻在大人眼中怎么看都是可爱的样子。忍不住想要逗她一逗。

早已明白自己心意的大人,对于今夏的亲近,甚是合意,哪里舍得错这难得的机会,既然如此,再把她向自己拉进一些该是多好。

大人成心开口反问:“你这么紧张干什么?”直白地表达了大人一点儿都没有误会今夏的意思。

相信她的解释,为让她正大光明地为自己擦汗给足理由。

不见今夏回答,也不等她回答,直接鼓励着今夏的举动:“继续吧!”

今夏有些错愕自己听到的,此时才敢微微抬头,向大人确认一遍自己是否听错了:“继~继续?”

受伤的大人此刻依然美目熠熠,盯着今夏的双眼充满了灼人的温度,期盼与等待着今夏的动作。

不见今夏应答,不见今夏行动,被大人握着的小手依然有着缩回去的力量。不能就这么放她退缩回去,继续鼓励着她,给她最充足的理由:“你不是怕我出汗太多,感染风寒吗?”

今夏心中激荡着难以言喻的情绪,好一会儿才发出了一声细如蚊声的“好!”

垂眸看了眼被自己攥在手里的手,听着她回答的“好”字,感到了今夏的手没有了逃跑的力量。

终于轻轻的放开了她的小手,眸光寂静如水,专注又温柔地看着今夏。

总觉得有探究的目光在追随着自己,今夏仍然微微颔首,气氛撩人,心中微荡,不敢直视大人。

终究没忍住,睫毛一抬正对上大人的双眸,发现大人正紧紧看着她,等着她的继续,等着她行动。

今夏挤出了一丝微笑,想掩饰尴尬,却更显尴尬。

毛巾落在大人身上,同时侧头闭眼,没有了大人闭着双眼时的淡定与轻柔,动作慌乱而又有些粗鲁。

低头看着今夏手中的动作,毛巾在他的身上鲁莽地落下,完全没有了先前让大人心弦颤动的感觉。

瞬时,大人神色落寞了几分,铺好的路,今夏没有走,设计好的话本,今夏也没有用,他的一番绸缪彻底被浪费。

实在忍不住提醒今夏:“不要乱擦!”就是想告诉今夏,照着先前的样子继续就好,睁开眼睛正大光明的擦,哪会擦得如此乱七八糟?

今夏完全没有领会大人的意思。噢!不让乱擦?好吧!先摸一摸,摸准了再擦,伸手触摸到了大人的脸庞,不对!位置好像错得离谱!

手继续往下试探着,从脸上又下移到脖颈处,大人就那么定定地坐着,虽然有些无奈,但完全没有避开的意思,他多希望今夏能睁开眼晴,好好地看着他,慢慢地贴近他。

今夏拼命想避嫌的样子,把大人若得气不打一处来,他的话都已经说得如此明白,她怎么就是领会不到的他的意思呢?知道她会慌乱羞涩,却没想到她会青涩稚嫩到如此地步。

今夏继续紧闭双目,艰难地在大人身上寻找着正确的位置,从左胸摸到右胸。

虽然动作看起来有几分亲近,但这完全不是大人想要的样子,他需要她看着他,一切理所当然的就好,她羞怯心慌,他完全可以接受,只是她如此避嫌于他,他是万万不能接受的。

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:“往哪儿摸呢?”虽然语气有些生硬,但还是不想错失这样的机会,不要胡摸,不要乱擦,只要睁开眼晴一切都可以解决了。

本来该是冒着粉红泡泡的温情画面,被今夏弄得完全失去了它情趣。大人不想免强今夏,又舍不得错过,更做不到放弃,还担心再主动下去会吓着今夏,大人一肚子的气,只能自己生生的咽下。

今夏只听到大人语气中的不悦,却不知道大人气从何来,语无伦次地向大人道歉,把脸扭得更加远些,把眼睛闭得更加紧些,身体还连连后退,生怕大人误会她,更怕大人再生气。

今夏心中早已乱成惊涛骇浪,空气中偏偏还到处氤氲着暧昧、尴尬和微妙,今夏只好转移话题,询问大人的毒是否有所缓解。

虽然今夏所做完全不合大人的心意,可他又怎么会真的与她计较,回答她的问题:“毒已经被我压制下去了。”

他知道感情的事,她还有些懵懂,虽然在他的感情面前,她有些不解风情,亦没有读懂他的心,还不明白他的意图,但是哪怕她什么都不懂,她却心甘情愿的为他好。况且他的一句话就能把她的心思扰乱的天翻地覆,还不是因为她待他是与别人不同的……剩下的只是时间与耐心罢了。#理娱计划征文第六期#

#锦衣之下#